全国咨询电话:
010-8552-3996

专家观点

特色小镇如何活下去?

如何才能做到不死?还真没有什么神丹妙药。人间正道是沧桑,最大的捷径就是不走捷径。

大策略看市场

特色小镇之所以这么热,是因为有政策因素驱动。企业向来对政策敏感,闻风而动,无可厚非。但过多关注政策,有时也容易迷失,何况政策的连续性并不可靠。政策风口效应一旦消失,风口上的猪就会摔得很惨。

经营企业的根本,还是要回到市场这个基本面上来。

小策略看政策,大策略看市场。

必须抓住真风口、真行情,莫把流星当恒星。

比如,现在最热的特色小镇是文旅小镇,有些人只盯着眼前的政策利好,如土地价格很优惠,还有税收等优惠政策或其他补贴,于是不管选址是否合适,不管政府规划的特色产业题材是否真的能做起来,反正先拿下项目、立项申请特色小镇再说。

文旅类的特色小镇的真风口、真行情是什么?当然是市场,是全民旅游时代井喷式的消费升级,是全国各地方兴未艾的全域旅游热潮,特色小镇是有泡沫的,而全域旅游是没有泡沫的。

 

 

必须先找魂

先有策划后有规划。策划的第一步就是定位,包括战略定位、市场定位、功能定位、产业定位、形象定位等。定位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一拍脑门想出个漂亮口号那么简单。

定位之后,就是大创意。所谓大创意,就是结合区域文化与特色资源,创造性地提出支撑定位的最核心的超级亮点与引爆点。没有大创意,项目策划就会流于平庸,往往大而全,满天星斗没有明月。

有了定位和大创意,之后才是体系化的专业工作,如产品体系、业态组合、开发策略、运营模式、经济分析等,这些工作倒相对容易,当然要结合丰富的经验。

 

 

总之,策划必须以定位和大创意为统领,而不是直接去做那些体系化的专业工作。这就是“找魂”的奥妙。
 

资源整合是关键

特色小镇的核心是产业,是内容为王,而不是平台为王。策划好一个特色小镇,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后面的资源整合工作更为重要。

特色小镇的投资主体本质上是运营商,而不是开发商。运营商的主要工作就是搭建平台、整合资源。资源包括产业资源、IP资源、运营资源、渠道资源、人才资源等。整合资源的方式有很多,其中,与相关行业协会的合作最为关键。


长计划短安排

特色小镇倡导的是产业思维,主张去地产思维,但也不能绝对化。产业与地产是主与辅的关系,不是正与邪的关系,不必把地产妖魔化。

一个成功的小镇,应该是启动之后不久就具备自我造血机能,实现正向的现金流。资源再好,如果资源变现能力太弱,导致过度重资产化,也会拖累企业。
 

先开模具后找地

最后一点提示,就是先开模具后找地。

之前大家的习惯是先拿地,拿完地再请人策划规划,决定项目具体做什么。先“开模具”——也就是先谋划好将要做什么样的特色小镇,之后,再按照这种小镇的要求,寻找适合的地块。其本质是首先从企业战略的高度出发,而不是就项目论项目。

综上所述,特色小镇必须谋定而后动。只有建立战略思维,才能抓住真风口、真行情,特色小镇才不会沦为一场游戏一场梦。

因而,在策划之初,就要做好投入产出分析和开发策略设计,做到长计划、短安排。既要做到长远的产业与区域价值最大化,同时也要满足近期的资金回笼。否则,理想很丰满而现实很骨感,是难以为继的。


特色小镇的5种经典死法!

 

死法一、没有策划

        有些人误把规划当策划。于是找来几家规划公司PK方案,折腾到最后结果如何呢?

        不是规划没有用,而是不能一步到位做规划。先有策划,后有规划,必须以策划指导规划。


    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诸如市场分析、总体定位、产业选择、业态组合、开发策略、运营模式等,当然要由策划公司来做,如果一步到位让规划公司直接出方案,只能是不断改来改去“洗煤球”,最后勉强定稿,如果照此开发建设,后果可想而知。

 


死法二、生搬硬套

有些人山寨惯了,懒得独立思考,克隆成风。听说浙江某小镇很成功,克隆一个;到国外考察发现某小镇不错,克隆一个。

最近很多人跑到杭州学习考察特色小镇。浙江的特色小镇,如基金小镇、互联网小镇等,其出现离不开浙江独特的产业环境与发展阶段。有人在一线城市整合一点基金类的概念素材,就在全国各地到处圈地搞基金小镇,其实适合搞基金小镇的城市没有几个。

特色小镇的某些内容是可以复制的,但不能全盘复制。特色小镇的定位,必须因地制宜,结合特定区域的实际情况。一个好的特色小镇是长出来的,而不是生搬硬套上去的。

 



死法三、创新过度

有人为了突出特色小镇的“特”,创新过度,过犹不及。

最常见的是片面理解“差异化”,认为差异化就是要做到绝对的唯一性和排他性,这是个可怕的认知误区。有些事情绝对化到一定程度,其实已经不可行了。

还有一种误区,就是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比如,有的专家可能是为了显示学识渊博见多识广,恨不得总结出108种特色小镇,囊括各种稀奇古怪,乱花渐欲迷人眼,不明觉厉。其实,不管从什么角度分类,主流的特色小镇就那么十来种。过度追求标新立异,容易把小镇搞成非主流的很小众项目,走进窄胡同,甚至死胡同。

还有一种过度超前的情形是,有些企业做特色小镇时过于理想化,脱离了企业的发展阶段与综合实力。项目要“因时、因地、因人”,人们通常重视“因时”“因地”,忽视了“因人”。

 


死法四、只玩概念

特色小镇的核心是产业,不是房地产,不能本末倒置。

有些开发商为了忽悠政府拿地,炮制了一些貌似特色小镇的概念,其实只是换了马甲的房地产。等到“伪特色小镇”原形毕露,政府生厌,开发商可能也拿不到后续的土地。

当然也有另外一种情形,企业被政府的“优待”吸引。比如,政府要打造某名人故里(如刘伯温小镇),或者某特产主题(如香菇小镇),就规划了相关特色小镇,并以优惠政策招商引资,这种情形下,企业看中政府的“优待”而忽视了市场的可行性,如果投资者没有深入分析,一冲动就进去干,很容易被套牢。

 


死法五、盲目选址

特色小镇投资过热,会导致一些人丧失正常的理性判断,在抢地大战中,盲目拿下一些其实并不合适的用地。

有些地块生态环境的确不错,看上去很美,却是投资陷阱。特色小镇不是传统的旅游地产,其核心是发展产业,选址不能像旅游地产那么随意。更何况,上一轮旅游地产热潮中因选址不当而半死不活的项目还少吗?


乌扎拉:现在是投资马场的最佳时机

     中国马术网总编乌扎拉先生的主题发言《马术,让城市生活更美好》,其中介绍了国家的相关产业政策和马术产业的重大机遇。
     2014年底《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这是国家第一次从产业角度确认体育产业发展规划,全民健身首次成为国家战略,大力发展马术被明文写出,赫然在列9个户外运动项目之一。文件同时提出,“以竞赛表演业为重点,大力发展体育赛事活动”;“充分利用郊野公园、城市公园、公共绿地及城市空置场所等建设群众体育设施”。
     2016年6月国务院关于印发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的通知,通知第四点:“积极培育帆船、击剑、赛车、马术、极限运动、航空等具有消费引领特征的时尚休闲运动项目”。
由此可见,随着全民健身战略的进一步发展,人们对环境、健康、解压、教育等生活品质的需求将进一步提升,马术产业能量已经开始进一步释放,相关消费已经快速增长。
据他介绍,中国是世界第二大养马大国,600万匹马,群众基础非常好,但一直没有很好的产业化和现代化,始终“被贵族化”、“被民族化”。国务院一系列政策出台以后,马术快速聚合为现代大众娱乐消费,仅仅二年时间,中国的马术俱乐部已经从500多家,增长到900多家,北京的青少年马术培训中心场地开设到了美国大使馆旁边的朝阳公园,上海外滩黄埔江边多次举办大型国际马术节庆,重庆、昆明、银川的少儿俱乐部开到了城市中心的大型商场里……马术,如同健身房一样,开始服务于普通大众,走入城市生活。

沈阳投资马场最佳的地点在哪里?

乌扎拉说:“我经常给各地规划马主题文化体育旅游项目,包括了服务中心、中央马术场地、日常训练场、景观马房、调教圈等等的内容。目前,马术文化演出和文化博物,将会是很重要的方面,是最接大众地气的项目,也城市国际化现代化的重要内容。比如江苏海澜之家投资七个亿连续7年,每周举办舞马演出,CCTV春节晚前播放,成为江苏文体项目的名片;复星资本投资的加拿大《舞马》大型马术演出,已经在北京朝阳公园连续演出10个月,今年继续演出;浙江日发资本投资2亿打造大型马术演出《特洛伊》,7月在北京鸟巢演出。马术演出,让文化博物展示,变成了动态的体验,甚至是运动的参与。马术演出前后,观众可以体验骑马,体验丝绸之路的游牧餐饮和马文化娱乐……如果对骑马感兴趣,则会办会籍卡。
我认为,沈阳“一河两岸”+最美马文化博物公园,将不亚于上海外滩开设的“上海马文化节”的场地,这代表着现代化和国际化的都市形象,也代表着文化体育的功能提升,和对于市民生活品质的人文关怀,因为这里有水,有美景,有大量的市民,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吃饭喝酒唱歌散步,还需要健康和锻炼,需要更多的有品质的娱乐。在中国,千篇一律的公园游乐场太多了,如同中国的城市设计,缺乏个性与文化创新。所以,在此政策和市场大背景下,把这个园区改建出沈阳马术文化互动体验馆,应该是一件很有文化意义的事情。

技术水平和专业标准的缺失

不少马场建设和管理水平,以及运动马匹的采购,取决于总教练或马房经理的水平与偏好。而目前国家行业标准还没有完备和推广,导致投资人无所适从,盲目跟随落后的技术与观念,在马场建设方面缺乏细节,经验主义成分多,缺乏全面性、系统性和前瞻性,缺失标准,缺失专业的质量监理。例如全国现有俱乐部中有 90%俱乐部的比赛训练场地设施地面不符合专业要求,对马匹易造成伤害,有60%的俱乐部的马厩不符合专业要求。

盈利模式的盲目

马场投资,对盈利模式和核心竞争力考虑不足,冲动型投资比较常见。很多项目没有引入行业专家进行项目的前期可行性研究,投资往往是根据投资者个人DIY的马术爱好或马术情结,或者是当地政府或投资商的某种宣传需要,而不是根据市场需求;投资往往是根据个人的主观设想,而不是根据对国内市场与当地消费形态和消费习惯的调研;投资往往是针对速度赛马或泛马场马术(或场地障碍),而缺乏单项特色、地域特色和竞争优势,在众多竞争中难以保持其竞争优势。所以,在马场选址、核心马术项目的选择、人群的定位等方面,投资人过于主观,在项目一开始便埋下了经营失败的种子。

中国马术如何产业化 技术瓶颈

由于马术是奥运会项目,也是唯一的有动物参加的奥运竞赛项目,是唯一男女同场竞技的竞赛项目,同时又细分了场地障碍、盛装舞步、三项赛、 马车、耐力赛、马背体操、牧人竞技、伤残人马术、绕桶等平行于马术项目的还有速度赛马、马球、马篮球、骑射和各国的传统民族马术等几十个单项赛事,并定向培育出了200多个种类的专业运动马。所以,训练和竞赛规则的标准复杂多样,技术门槛高,每个单项的技术与游戏规则,往往就与其他的单项存在重大差异。另外,运动马匹的调教、训练、饲喂、兽医、钉蹄、运输、舍饲,人马安全和技术装备等,无不对马术的技术管理提出很高要求。
“上马三分险”,马术运动风险控制是第一位的——由于技术管理不到位,很多俱乐部承担巨大的经营风险。

Copyright © 2017 中国马文化运动旅游规划研究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13497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2820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右安门内万博苑7号楼10层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 电话:010-8552-3996 传真:

手机:13301129997 联系人:乌扎拉